其质本非玉,亦无骐骥心。但为萧萧竹,犹愿节节攀。

关于

【仲孟现代AU】是园

1.极短

2.第一次写同人还是正经一点的好

3.OOC见仁见智

4.欢迎所有小天使提出正常建议



      备用间里传出舒缓的歌声,裹了苦涩,夹杂着不时的嘻笑声。

      庆祝元旦用的彩带挂在风扇上,末梢微微晃动。

      斜晖悠悠投在小半面墙上,并不怎么能把教室照亮,闷人的气息简直要把人的五感都封闭了。


       要不下去走走吧?

       孟章低头看表。

       手腕上是新买的电子表,不会发出传统手表的“咔咔”声,就算在再安静的地方,也只是显示着几个冰冷的数字。


       十六点十分。

       时间还早,下去走走吧。

       孟章把羽绒服拉链拉到最顶,手揣进口袋,向外走去。


       外面尽是冬季特有的气息,干燥,带些莫名的温暖。

       是园的景致在这样的气息中犹显自然。

       孟章开始绕着是园转圈。


       第一圈——

       石楠正红得喜人,颜色比红褐略淡,厚重又不失可爱。果实一簇簇地聚拢起来,稍多些的直往下坠,像极了葡萄那状貌。

       自家院子里曾经也有这样一株石楠,尽管后来被舅舅叫人锯了去,孟章依旧记得那株石楠将果实的青涩渐渐褪去的样子。他当然也记得母亲种下它时笑得眉眼弯弯的样子,父亲轻轻揽住她的样子,以及……他们在出海前含笑与自己挥别的样子。


       孟章移开视线,往上扯了扯拉链,发现扯不动后才想起它早已被拉到了顶。他甩了甩头,将唇抿成一条线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   真是太奇怪了,孟章在心里笑自己思维跳跃,石楠和出海能有什么关系呢?


       第二圈——

       是园南面没有围墙挡着,以邀请的姿态面对每一个人,孟章却没有进去的欲望。

       这么不远不近地看着,就很好。


       “咔擦——”孟章一惊,往声源处看去,熟悉的明黄色自枝丫的缝隙间隐约闪现。

       他没有靠近,只是将眉一挑,笑道:“你躲在那儿干吗?”

       那抹明黄略一犹豫,便缓缓走出,大大方方走到孟章身边,极其自然地问道:“我能跟你一起走走吗?”

       孟章朝他点点头,他们往前走去,一路无话。

       天色已渐趋暗,余晖倒还未散尽,洒了他们满身,未见得有多耀眼,却是出奇的和谐。


       第三圈——

       这一圈才走到一半,身穿明黄色外套的人忽然停下。


    “仲堃仪?”孟章也随他停下。

       仲堃仪低头沉吟片刻,复又往前迈步,侧头问道:“孟章,你知道是园为什么叫是园吗?”

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孟章疑惑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“因为这是园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   “这是园,这就是它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你这笑话,也太冷了吧。”孟章无奈地笑了几声。

       “不是笑话——它就是它。”仲堃仪又一次停下脚步,转身认真地看着孟章,“孟章,你就是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孟章望着他的双眼,有些愣怔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孟章忽然笑了,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仲堃仪闻言也笑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他们看着对方的眼睛,忽然觉得一切都恰到好处。


       “走,咱们进去逛逛。”仲堃仪示意孟章往里走。

       孟章略显犹豫,仲堃仪直接拉着他踏上了鹅卵石路,趁他愣神的功夫,朝他一笑。


       孟章,你知道吗?

       其实你从来都不缺乏勇气,只是缺少了一个助力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评论(3)
热度(8)

© 萧萧疏雨吹檐角 | Powered by LOFTER